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09-27  浏览刺次数:


  旧名牌墨盒翻新暴利惊人 打击假冒难于取证 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相关问题探究

  [导读]: 徐明良律师,#key,现执业于浙江泰杭律师事务所,法律功底扎实,执业经验丰富,秉承着“专心、专注、专业”的理念,承办每一项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所办理的案件胜诉高,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念,全心全意

  徐明良律师临安县知名经济案律师地址,现执业于浙江泰杭律师事务所,法律功底扎实,执业经验丰富,秉承着“专心、专注、专业”的理念,承办每一项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所办理的案件胜诉高,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念,全心全意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广州街头常能看到一些人打出;高价回收墨盒、硒鼓;的小牌子,这些用过的盒子为什么值得;高价回收;呢其中大有乾坤!广州一些皮包公司回收硒鼓墨盒,经过简单翻新后,就冒充;国际名牌;大肆倒卖,从中赚取数十倍的暴利。

  2003年底,天河区一;黑作坊;被质量监督局捣毁后,居然查获价值40多万的假冒;国际名牌;的硒鼓墨盒。昨日,记者从天河区法院获悉,该;黑作坊;的负责人之一吴某华因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吴某华的;黑作坊;从2003年3月25日就开始经营了。他伙同吴艺×、吴春×租下了广州天河区岑村一个综合农场内的厂房,招聘工人,开起了;黑作坊;。他们;高价回收;;HP;、;EPSON;、;CANON;等品牌的硒鼓墨盒,然后进行清洗、翻新、填装碳粉,再买来非法制造的;HP;、;EPSON;、;CANON;的商标、防伪标贴、包装盒、说明书等,将翻新后的硒鼓重新包装好,贴上名牌标签,就将这些;名牌产品;以接近线日,吴某华所卖的;名牌产品;的价值已高达10万元。2003年11月17日,广州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天河分局捣毁这个窝点时,所查获的物品价值高达41.8万元。

  该案被移交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侦查,今年7月再移送天河区检察院审查起诉,9月14日下午在天河区法院公开审理。庭审中,被告人对前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10月28日,天河区法院审理此案后认为,吴某华的行为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

  惠普公司的代理人吴昊律师表示,目前,惠普公司和其他国际公司在中国的权益正受到假冒墨盒的极大侵害。市面上假墨盒的价格通常与真品接近或相同,但实际上,;高价回收;一个墨盒一般只需要20元左右,但一个惠普的墨盒市面上的价格却不少于400元,其中的差价是数十倍,可见,造假分子从假冒墨盒的活动中牟取的暴利惊人。

  刑法第三章第一节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中规定了九个罪名,即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生产、销售假药罪、生产、销售劣药罪、同福心水论网址!生产、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生产、销售伪劣农药、兽药、化肥、种子罪、生产、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的化妆品罪。该节所有的罪名都将生产和销售并列规定,生产和销售之间是什么关系值得研究。

  从犯罪构成的内容设置方式看,有的要求达到一定的销售金额,有的要求已经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造成严重后果,或者使生产遭受较大损失,有的只要求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或者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患,有的不作要求,如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这些差别规定的根据何在这些要件是犯罪成立的条件还是犯罪既遂的条件,换言之,不满足这些条件的,是根本不成立犯罪,还是成立犯罪但只是未遂将销售伪劣商品的行为规定为犯罪,对伪劣商品的购买方,能否以销售伪劣商品的教唆犯或者帮助犯追究共犯的等等。这些 问题 都需要深入研究。

  一、;销售金额5万元;是犯罪成立条件还是犯罪既遂条件以及;生产;与;销售;的关系

  关于;销售金额5万元;的意义,学界似乎众口一词地认为,销售金额达到5万元以上的,才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销售金额不满五万元的,则不构成本罪,而属于一般违法行为。 问题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2001年4月9日第2条第2款规定,;伪劣产品尚未销售,货值金额达到刑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销售金额三倍以上的,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定罪处罚。;该解释的意思显然是即使没有实际销售,也能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只是未遂而已,那就等于否定了前述学界所公认的;销售金额五万元以上的,才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主张,因为解释承认构成未遂,当然就意味着销售金额未达五万元的也能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对于上述解释,有意思的是,学界除个别学者外,一方面继续津津乐道;销售金额达到五万元以上的,才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一方面对上述解释不持异议。

  不过有个别学者对上述解释提出了批评意见,指出,第一,生产或者仅购入伪劣产品的行为,还没有将伪劣产品推向市场,既没有破坏市场竞争秩序,也没有损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第二,刑法规定销售金额5万元以上的才以犯罪论处,既是为了明确处罚条件,也是为了限制处罚范围。第三,刑法第140条所规定的销售金额并不是对本罪结果的要求,而是对本罪行为程度的要求;没有达到规定数额时,其行为程度不符合本罪的构成要件,故不能认为没有达到规定数额时就是犯罪结果没有发生。

  第四,对销售金额没有达到5万元以上的行为,根据予以处罚即可。第五,虽然本罪的罪名为;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似乎单纯生产伪劣产品的行为也构成犯罪,但是,刑法第140条对客观要件的描述,并不包括单纯生产行为;虽然犯罪主体包括生产者,但生产者必然都是销售者,也不能说明本罪包括单纯生产行为。易言之,只有销售了伪劣产品的生产者,才可能成立本罪。基于上述理由,得出以下结论:只有销售金额达到5万元,才可能构成本罪;否则,不可能构成本罪。 [1]

  笔者认为,要解决上述纷争,其实就是要回答两个问题:一是销售金额5万元以上是犯罪成立条件还是犯罪既遂的条件二是生产与销售之间是什么关系关于第一个问题,笔者认为前述张明楷教授的观点是合理的。因为,伪劣商品流入 社会 后固然会对社会造成一定危害,但其危害性显然大大轻于伪造货币、制造、盗窃、抢夺、抢劫、弹药这些以违禁品为对象或者犯罪行为所生之物的犯罪。即使这类犯罪立法上将其设置为行为犯或抽象危险犯,但为了限制处罚范围,司法解释依然对定罪有数额上的规定。

  再则,即使行为人生产了伪劣产品,只要还没有销售,我们就不能断言生产者一定会以正品的价格推向市场,因为不排除生产者以产品本身的使用价值所对应的价格,即降价销售的可能性。最后,只要伪劣产品尚未销售,对市场秩序的破坏和消费者权益的损害,都还只是一种威胁。对危险性较大的假药、不卫生的食品等已经单独设置了危险犯模式的构成要件,对危险性较小的劣药、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等,也单独设置了实害犯模式的构成要件。剩下的一般的伪劣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是不大有必要再设置为行为犯或者危险犯模式的犯罪构成的。

  因此,一般伪劣产品本身的危险程度,决定了立法者完全不会也没有必要将其设置为行为犯或者具体危险犯甚至抽象危险犯的构成要件模式的。相反,为限制处罚范围,立法者为设置一定的处罚条件,如侮辱、诽谤罪构成要件中的;情节严重;,第140条中的;销售金额5万元以上;,就相当于;情节严重;,只有实际销售达到了5万元以上,才具有科处刑罚的必要性。而生产金额不管是5万元的几倍,由于尚未销售,就还没有对法益造成现实的侵害,因而也就不符合处罚的条件。那么,生产与销售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生产了假药、劣药等尚未销售的又该如何处理下面转入下一个问题的探讨。

  既然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成立条件是销售金额5万元以上,刑法条文又何以将生产、销售同时规定,司法解释又将罪名规定为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呢笔者认为,可能主要出于两方面的原因。一是,1993年的单行刑法中就已将生产、销售作了并列规定,而1997年修律的指导思想又是保持连续性、稳定性,能不改的尽量不改,故1997年仓促修订刑法时未作变动,恐怕也没时间顾及。二是,从刑法分则条文看,凡规定了处罚销售、买卖行为的,通常也就同时规定处罚生产、制造行为,因此,若单单处罚销售伪劣商品的行为,可能给人不处罚生产伪劣产品行为的印象,似乎存在未从源头上打击控制犯罪之嫌,故规定销售行为的同时,也一并规定了生产行为。